论如何取一个破廉耻药没吃的ID

Falling

孤寂的15岁,没有会人理解,无聊的学校,平淡无奇还充斥着不辛的生活,大概因为我是堕天使,所以这一切都是对我的惩罚吧。啊!我真是罪孽深重啊!
“中二病什么的好奇怪的。”
“诶,她就是那个在开学自我介绍上说出一堆不明觉历的话的怪人啊。”
“似乎她叫善子,但是却自称夜羽,大概心理有什么问题吧。”
“好久没来上学了,逃课,大概是个坏孩子吧。”
“我们最好离她远一点。”
嗯,经管躲在魔法屏障之下但是低下的人类对于我的议论还是都听见了,堕天使,果然无法与愚蠢人类相处啊,愚蠢的人类,人类真是愚蠢。他们什么的都不懂。对我的黑魔法一无所知啊!
花丸似乎在用深情的眼神看着我,唉,一定是我的黑魅魔法,等一下,好像不是在看我,是在看着露比,果然她不是做我的使魔的合适人选啊!人性,太人性了!修行还不够啊!
出于本能我想回避这种目光,于是便站起身,离开了教室,或者也可以称之为人类屠宰场,与人类呆太久,自己也会变蠢的吧。
我在走廊里闲晃着,悠扬的钢琴声似乎从哪里传来,顺着钢琴声,我来到了音乐教室门口,琴声应该就从这里传来, 音乐教室的门并没有完全关上,而是留了一小条缝。我透过缝隙中窥视着有着魔鬼红发色的演奏家,如果我是吸血鬼不是堕天使,我一定会,天哪,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啊!都是卑劣的人类影响了我!不过琴声真的好听,音符在她修长的指间中翩翩起舞,这场景如梦似幻,我沦陷了,如果不曾发明语言、文字,那么音乐是否可能成为心灵沟通的唯一方式?能弹出这样美妙的曲子的一定是魔鬼吧,诱使着凡人下坠,也诱惑着我。也许我从天空中堕下,正是受到了这样的诱惑吧。魔鬼的眼神里却夹带着一丝寂寞。魔鬼也会寂寞嘛?
啊!地面!嗯,没错,我平地摔摔倒在了地上。重心太过向前了好好学人类的物理很重要啊,真正意义上的下坠了,脸好痛,门也被我打开了。
红发的演奏家,停止了演奏,注视着我。你在凝视着深渊,深渊也在凝视着你,于是我也注视着她金色的双瞳。不知为何,我的脸颊微微发烫,而她的脸微微泛着地狱红。
我也不知道我们对视了多久。
“你疼嘛?”她问道,她先结束了这场对峙。
“区区容器怎么回疼痛哪?哈,哈,我可是堕天使啊!”
“还是会疼的吧!”她温柔的说道,接着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。“不过看起来伤的不严重啊,还算走运吧。”
“诶!走运,夜羽大人我怎么可能走运哪?”
“有一次我被狗追然后平地摔到了地上,骨折了,还被狗咬了一口。”即使在描述如此不幸的遭遇语气还是那么温柔呐~“以及谢谢你,最后还是来看我们的演出”
“我,对你们的演出才不感兴趣哪,我对你的音乐也不感兴趣!”
“噢,那么为什么要在门口站那么长时间哪,我可都看见了,那火热的视线我可是了然于心哟。”
“我,我嗅到了这里特别黑暗的气息,远古的封印将我召唤到这儿,来吧,少女,和夜羽我签订契约成为夜羽大人的小恶魔吧。哈哈哈!”
“好啊”
“什么?”我并不相信我的耳朵,竟然还会有人答应!
“好啊,夜酱。”
“夜酱是什么啊!?”从来没有人这样叫过我,从来没有。
“不过既然我答应成为夜酱使魔,那么夜酱也要答应我什么的吧,毕竟这是条双向契约噢!不然话。。。”她没有说下去,脸上露出一丝狡诈的笑容。
“那好吧,你说是什么吧?梨梨”
“梨梨又是什么?”
“谁让你叫我夜酱的啊”
“好吧”接着她在我耳边耳语道“【数据删除】”真是魔鬼啊,不带罪恶感的恶作剧。
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坏梨!果然不能和魔鬼做交易,这就掉入了你的陷阱中”
“夜酱可是答应了,答应了可要做到哟!”
————
“嗯,终于写出Guilty Kiss的曲子了,灵感一下子来了,歌词,夜酱拜托你了。”
“诶为啥是我?”
“毕竟曲子就是在你的帮助下做出来的,谢谢你,所以你会更有感触嘛,而且Mari也会帮忙的!拜托你了。”
“新曲真是Exciting啊!梨子,Fantasitic!So great比Dia还要great啊!”
梨子走到了我的身边,无视了美国老流氓,撩起了我耳旁的头发在耳边轻轻说道:“如果写不出来的话,我们可以在来一次哟!”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