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如何取一个破廉耻药没吃的ID

白日梦战士 第一章

这半年多来,发生了太多事情了。太多了,太多了。这一切是否真实还是仅仅一场白日梦。
“我再也不会为你们设计什么武器了!你们怎么可以将它用在民众上”梨子生气的将辞职信,扔在了老板的桌子上。
还没等到老板的反应发生了什么,她就冲向窗口,跳了出去,就像她计划的那样,爬进小型飞艇,逃离这个国度。
离开这里,过平静的生活,再也不为政府设计制造武器了!
不知道过了多久,设置了随机模式的飞艇带着她来到了一个沿海国度。阳光,沙滩,海浪。普通的生活不就是她想的样?
不,一点都不普通!
一开始一个月的确很普通,在街道上开一家乐器店,经管并没有什么生意。每天画画图,有客人来了谈两曲,自己亲手做做乐器,很轻松,很愉快。
这个国家的居民,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有点奇怪,可是那里奇怪却又说不上来。
可惜,那可贵的平凡还是被打破了。
有一天,梨子正准备关门打烊,一个穿着斗篷的人冲进了店里来。
“不好意思,要关门了,请明天再来好吗?”
“啊!这里合适!”那人完全没有再听梨子说话。
“不好意思,要关门了,请明天再来好吗?”梨子提高了音调重复了一遍。
“如果有人来了,请说没有见到过我,求求您了”说着她爬进了一台钢琴里。
“喂,这台不行啊”这台钢琴的外围要比一般钢琴大些,这不是普通的钢琴。按到特定的按键就会有催泪瓦斯从琴箱内释放,这么设计只是为了防身,现在琴的顶板关着,万一那个人恰好压倒了所对应的弦。。。这个也是小概率事件吧。
“你有没有看到过这个人!”一个穿着制服的橙色头发的女子走了近来,手里拿着一个平板电脑,电脑里显示着一张有着深蓝头发,紫红色眼睛,高挺的鼻梁的少女做出夸张的表情。另外一只手牵着一条狗。
咳咳的声音从那台钢琴里发出
“抱歉,我狗毛过敏!”梨子惊恐的说了个谎。
“不好意思啊!”她挠了挠头,把狗拴在了外面。
梨子打量起这张照片或者说表情包强忍住笑故作镇静严肃的说“抱歉啊,没有见到过。”
咳嗽声音又响了起来。梨子赶紧捂住嘴。
“真的没看见嘛?小香菇的嗅觉一般不会有错的。”
“真的没有看见。”
“大概是因为小香菇最近有些感冒了吧,没有见到过那就好,这是贫民区,危险的人很多,连监控都还没有装齐,照片上的这位津岛善子可是个危险的人物”她指了指照片上的那个人,“像你这样的小姑娘最好还是搬离这里比较好”
“乐器店”她打量了下四周自言自语道“开的可真不是好地方。”
“总之如果看到了那个人请尽快联系我!”说着她走了出去。
连联系方式都没给怎么联系,梨子在心中默默的吐槽,真是个冒失的警官啊。
“夜羽要死了,堕天!”夜羽艰难的从钢琴中爬了出来,满脸都是泪,一边说着一边咳。
她还真的触发了,这孩子真是不幸啊,可是为什么她,等一下她和那个通缉的人怎么长得一摸一样,一开始她穿着斗篷跑的太快并没有看清楚脸,所以说没看到也不算撒谎。危险人物,她可是危险人物,可是看着她的这张脸这幅神情却完全感觉不出危险来。
“你到底是谁,为什么会被通缉,以及你不是叫善子。。。”梨子想问和想知道的太多了
“可不可以先给我杯水,浑身好辣,咳,咳,刚刚憋的我好难受!”夜羽哭泣的说。

白日梦战士 序章

“千歌,鞠莉,露比!嗯,好像还缺了一个,红头发的,你对就是你,站到她们那边去,快去!”声音从那显示屏里传来。
无法反抗,这里是她的地盘,如果轻举妄动。。。
“快,站过去!”电子音叫道。
梨子只好站了过去。
“来吧,和你们说一下游戏规则,规则很简单!你们要做的就是去杀死千歌,鞠莉,露比,还有梨子。杀死他们,我可爱的白日梦战士们,我便会放弃这个世界,解放那些你们正努力要去解放的人民,但是,如果你们不杀死她们的话!那么我就会让你们亲眼看到她们的死去!千歌,鞠莉,露比,快向他们进攻!”
千歌,鞠莉,露比挥舞着手上的武器朝向白日梦战士们
“千歌,快停下,我是曜,你还记得我吗!停下攻击,不要听她的!笨蛋千歌!”
曜一边说一边费力的躲着千歌的攻击。
“我们凭什么相信你!”黑泽小姐叫道,“鞠莉,醒醒!”
“我们似乎没有别的办法了”花丸哭喊,“让我杀死露比我做不到!”
“没用的,她们已经被我改造过了她们只会听我的!”那个讨厌的声音在此从屏幕中传来,“梨子小姐,你的对手是善子,你没有被我改造,但是如果你不进攻,那么,我就会直接夺走你的夜酱的生命!她连争取生存的机会都不会有!”
“以及,这是在直播,你们如果表现的精彩说不定还有什么奖励噢”
“梨梨,杀了我吧,来,拿起她给你剑,向我的胸口处刺下去,你必须活下去,刺下去!”夜羽笑着说
“抱歉,我做不到”

Falling

孤寂的15岁,没有会人理解,无聊的学校,平淡无奇还充斥着不辛的生活,大概因为我是堕天使,所以这一切都是对我的惩罚吧。啊!我真是罪孽深重啊!
“中二病什么的好奇怪的。”
“诶,她就是那个在开学自我介绍上说出一堆不明觉历的话的怪人啊。”
“似乎她叫善子,但是却自称夜羽,大概心理有什么问题吧。”
“好久没来上学了,逃课,大概是个坏孩子吧。”
“我们最好离她远一点。”
嗯,经管躲在魔法屏障之下但是低下的人类对于我的议论还是都听见了,堕天使,果然无法与愚蠢人类相处啊,愚蠢的人类,人类真是愚蠢。他们什么的都不懂。对我的黑魔法一无所知啊!
花丸似乎在用深情的眼神看着我,唉,一定是我的黑魅魔法,等一下,好像不是在看我,是在看着露比,果然她不是做我的使魔的合适人选啊!人性,太人性了!修行还不够啊!
出于本能我想回避这种目光,于是便站起身,离开了教室,或者也可以称之为人类屠宰场,与人类呆太久,自己也会变蠢的吧。
我在走廊里闲晃着,悠扬的钢琴声似乎从哪里传来,顺着钢琴声,我来到了音乐教室门口,琴声应该就从这里传来, 音乐教室的门并没有完全关上,而是留了一小条缝。我透过缝隙中窥视着有着魔鬼红发色的演奏家,如果我是吸血鬼不是堕天使,我一定会,天哪,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啊!都是卑劣的人类影响了我!不过琴声真的好听,音符在她修长的指间中翩翩起舞,这场景如梦似幻,我沦陷了,如果不曾发明语言、文字,那么音乐是否可能成为心灵沟通的唯一方式?能弹出这样美妙的曲子的一定是魔鬼吧,诱使着凡人下坠,也诱惑着我。也许我从天空中堕下,正是受到了这样的诱惑吧。魔鬼的眼神里却夹带着一丝寂寞。魔鬼也会寂寞嘛?
啊!地面!嗯,没错,我平地摔摔倒在了地上。重心太过向前了好好学人类的物理很重要啊,真正意义上的下坠了,脸好痛,门也被我打开了。
红发的演奏家,停止了演奏,注视着我。你在凝视着深渊,深渊也在凝视着你,于是我也注视着她金色的双瞳。不知为何,我的脸颊微微发烫,而她的脸微微泛着地狱红。
我也不知道我们对视了多久。
“你疼嘛?”她问道,她先结束了这场对峙。
“区区容器怎么回疼痛哪?哈,哈,我可是堕天使啊!”
“还是会疼的吧!”她温柔的说道,接着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。“不过看起来伤的不严重啊,还算走运吧。”
“诶!走运,夜羽大人我怎么可能走运哪?”
“有一次我被狗追然后平地摔到了地上,骨折了,还被狗咬了一口。”即使在描述如此不幸的遭遇语气还是那么温柔呐~“以及谢谢你,最后还是来看我们的演出”
“我,对你们的演出才不感兴趣哪,我对你的音乐也不感兴趣!”
“噢,那么为什么要在门口站那么长时间哪,我可都看见了,那火热的视线我可是了然于心哟。”
“我,我嗅到了这里特别黑暗的气息,远古的封印将我召唤到这儿,来吧,少女,和夜羽我签订契约成为夜羽大人的小恶魔吧。哈哈哈!”
“好啊”
“什么?”我并不相信我的耳朵,竟然还会有人答应!
“好啊,夜酱。”
“夜酱是什么啊!?”从来没有人这样叫过我,从来没有。
“不过既然我答应成为夜酱使魔,那么夜酱也要答应我什么的吧,毕竟这是条双向契约噢!不然话。。。”她没有说下去,脸上露出一丝狡诈的笑容。
“那好吧,你说是什么吧?梨梨”
“梨梨又是什么?”
“谁让你叫我夜酱的啊”
“好吧”接着她在我耳边耳语道“【数据删除】”真是魔鬼啊,不带罪恶感的恶作剧。
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坏梨!果然不能和魔鬼做交易,这就掉入了你的陷阱中”
“夜酱可是答应了,答应了可要做到哟!”
————
“嗯,终于写出Guilty Kiss的曲子了,灵感一下子来了,歌词,夜酱拜托你了。”
“诶为啥是我?”
“毕竟曲子就是在你的帮助下做出来的,谢谢你,所以你会更有感触嘛,而且Mari也会帮忙的!拜托你了。”
“新曲真是Exciting啊!梨子,Fantasitic!So great比Dia还要great啊!”
梨子走到了我的身边,无视了美国老流氓,撩起了我耳旁的头发在耳边轻轻说道:“如果写不出来的话,我们可以在来一次哟!”

吐槽君体的夜羽,不会截长图只好一张一张发